315中文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青青还欲再说什么,李秋只是道:“勿要再劝,退下。”

青青不敢违背,只好退到一边。她也是刚刚才寻到公子,却见到公子正在和一个强大气息的“妖人”斗法,便恢复了鬼体,想要配合公子偷袭这人。

她不清楚公子的庚金针为何到了对面那“妖人”的手里,更不明白庚金针为何会展现出如此恐怖的威压,听到七宝玄蛇的解释,她心中对公子的担忧更甚,而公子不让她掺和其中,她只好退到一边,但是内心却在万分期盼着翠琴小小与风奿儿快些赶过来。

徐鹫自然也看到了青青,讶然道:“鬼修?想不到李兄身边还有这样的人物。虽然只有筑基境中期修为,可是为何我却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李秋给徐鹫介绍道:“她叫青青,会施展万载寒冰诀。”

徐鹫这才了然,恍然大悟道:“万载寒冰是专克三昧真火的,怪不得我见到青青姑娘会感到有些恐惧……李兄,我已准备好,咱们这就打过?”说此话时,徐鹫脸色红润,精神饱满,像是吃过大还魂丹一般。

李秋则神情肃然,将玄火剑横在身前,冲着徐鹫点头道:“请!”

庚金针此时正绕着徐鹫全身,不停地翻转。徐鹫冲着李秋一指,喝了一声道:“出!”

庚金针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李秋的身前不到一丈的地方。

李秋施展虚天梭的瞬移神通,堪堪躲过,冲着庚金针便斩了下去。

庚金针应声而断!

不过并没有什么清脆的断裂声传来。

庚金针被斩成两道金色的光芒,如同萤火虫一般,迅速飞到了半空。并且在空中重新合在一起,复又化为庚金针的模样!

以有化无,以无聚有!

真是玄妙非常!

没有让李秋等待多久,重新复原的庚金针这一次涨成十丈大小,破空声“嗡嗡”作响,朝着李秋再次袭来。

李秋皱眉,这般为了增大威力牺牲速度的做法,实不可取,会被自己很轻易的躲掉,甚至都不必动用瞬移的神通。

于是身体往左,驭使虚天梭向旁边躲去。

谁知,脚下竟然像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

自己竟然被定在了原地。

想不到重新幻化的庚金针竟然有此神通。

眼看庚金针就要再次轰击过来,李秋不得不再次施展天地人三才法阵。

只不过没有了庚金针,这一次在他身体两侧的玄火剑与妙璞剑。

庚金针轰击过来的瞬间,李秋便与玄火剑移形换位了。

庚金针与玄火剑再次对撞到了一起。

轰的一声。

覆盖了南明离火神焰的玄火剑,几乎耗费了李秋五成的灵力,这才与庚金针堪堪战平。

轰隆隆的响声传来,不一会,庚金针面对南明离火神焰,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被斩碎成无数的金五行灵气,在半空中四处飘散。

飘散的金五行灵气弥漫了整个天空,气势磅礴,仿佛天与地之间,只剩下了金五行灵气。

李秋惊奇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但如此,就连青青也震惊的目瞪口呆。

在空中飘荡的金五行灵气,并不似杂乱无章的,而是蕴含着某种难以言明的天地至理。

随后,金五行灵气开始慢慢地朝着其中的一个点汇集,让人惊奇地是,不断汇集到一起的金五行灵气,虽然重新凝聚成了庚金针的模样,但是金五行的灵气却感受不到了,除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什么都感受不到,就像是幻想一样。

以有化无,以无聚有!

李秋似有所悟,但是却朦朦胧胧,不得其门而入。

就连操控庚金针的徐鹫,都有些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地呆住了。忘记了继续操控庚金针攻击李秋。

就在这时,徐鹫突然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他的脸上已经由红润变得血红,像是要滴出血来。

而庚金针则开始变得明灭不定。一会是金色的光芒,一会又是原本庚金针的模样。

李秋看着庚金针的变化,不由叹了一口气,有些替徐鹫可惜:这庚金针暂时展现出来的神通,毕竟不是如蛟龙那般,用几百年的时间慢慢炼化的,而是通过徐鹫的精血强行激发出来的,此时怕是到了强弩之末,徐鹫驾驭的越发困难,就是不知会不会引起庚金的反噬。

眼看此时的庚金针即将失去强大的威能,徐鹫一不做二不休,再次用峨眉刺划破了自己的另一只胳膊,然而,此时的伤处竟然没有多少精血溢出。

徐鹫自知自己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却仍是不想放弃,从储物袋中再次取出一颗黑色的腥臭丹药,张嘴就要吞下。

“徐兄且慢,我们不如此时罢手,算作平手如何!”李秋感受到了徐鹫的境界正在跌落,生命正在流逝,有些不忍,出言劝道。

徐鹫却根本不领李秋的情,脸色一变,变得有些狰狞:“李兄可是生出了妇人之仁的心思?若要可怜与我,岂不与辱我无异!想要让我罢手,除非等我死了!”

说完便将黑色丹药,一口吞入腹中。

顿时徐鹫全身气血翻涌,心跳加速,原本的伤处精血四溢。

庚金针这一次不用徐鹫召唤,像是饿鬼遇到了美味一般,飞快地扑了上来。

之间庚金针绕着徐鹫周身转了一圈,徐鹫周身溢出的精血瞬间消失一空,原本的金色光芒再次闪耀起来,而徐鹫原本血红的脸皮此时变得灰败,整个人像是瘦了一圈,仿佛一具干尸一样,脸上额颧骨都突了出来。

丹田之内突然一阵剧痛,像是裂开了一般,徐鹫低下头,内视了一番——境界已经跌落到了筑基中期。

他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此时的他,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颤颤巍巍想要挣扎着爬起来,然而手脚却根本不停使唤,只能在地上用手臂支撑着上身,不让自己躺在地上——那个样子的话,实在是有些不够体面。

他望向了李秋的方向,在那里,他看到了有些担忧、担心甚至关心的目光。徐鹫心中有些温暖,但更多的感受却是一种深深的羞辱。

冲着重新焕发巨大力量的庚金针,他指向了李秋所在的方向。

金色光芒一个闪动便消失在了原地。

李秋连忙将玄火剑挡在自己身前,做好迎击的准备。

下一刻,庚金针轰响了丹田的方向。

“噗”地一声,庚金针毫无阻碍地穿过腹部,将丹田轰出老大的空洞,像是圆盘,又像是无尽的深渊。

徐鹫呆呆地坐在那里,有些惊疑,有些痛苦,也有些释然。

他的眼神是有些茫然的,但是灰败的脸上,洋溢着诡异的笑容。

他死了。

最后的时刻,遭到了庚金针的反噬。

青青刚要动手拘住他的魂魄,却被李秋拦住道:“随他去罢。”

青青又看到了公子伤感的样子。只好退下。

李秋这时对着仍然悬浮在空中的庚金针道:“你既然已经通灵,又反噬了主人,现在想要怎样?”

金色的光芒迟疑了一下,随后向后退去。

李秋摇摇头道:“既然想要自立,你就该知道我的神通,且不说青青的万载寒冰术,就是我手上的法宝还有烈芒荆棘术,也足以将你牢牢地困在这里,你也同样知晓,三昧真火,南明离火,火精还有九幽神火都在我体内,炼化你只是时间问题,你如果执意要走,就别怪我将你再次炼化成为庚金之气了。”

李秋冷声恐吓道,他其实有把握将庚金针留下。但是徐鹫死后,通灵的庚金在第一时间选择逃跑,而不是攻击他的前主人,这是李秋能够忍着性子跟他说这么多话的主要原因。

金色光芒仿佛陷入了挣扎。

此时,远处两千丈外,翠琴小小与风奿儿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李秋的神识里。

金色光芒终于放弃了逃跑的意图,光芒一敛,重新化为小小的一根庚金针,落回到李秋手中。

李秋满意的点点头,将庚金针放到识海之中,让三昧真火与南明离火暂时看押,待他回到东君岛再行祭炼。

而小小与风奿儿两张可亲又可爱的脸庞,此时已经出现在李秋的身前。

看着地上散落的死尸,两个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不用猜,就知道李秋方才又经历了生死大战。

其中一具干尸虽然感觉只有筑基中期修为,但是给两人的感觉却是最为危险。

而且漫天虚空中,弥漫着极为庞大的金五行灵气,杀伐之气凝如实质。

几人再次聚首,当然又是一番寒暄。

小小啧舌道:“秋哥哥,这些人都是你击杀的?”

李秋点点头,随后走到那具丹田碎了一个大洞的干尸旁,挥了一个火球,将干尸烧成了灰烬,然后用飞剑挖了一个三丈深的大洞,将这些骨灰埋了进去,然后李秋又用土将深洞埋好。

他本来想着给徐鹫做一个坟包出来,不过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只是将他的尸骨埋了便罢。

至于其他人,李秋只是草草的用法术烧毁,便不再去管了。

小小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秋哥哥,但是她看出李秋此时的心绪不佳,于是只好去问青青。

青青便将方才看到的一幕,完完整整地讲给两人听。

小小与风奿儿都是震惊无比。

风奿儿望向李秋的眼神中,充满了对李秋的崇敬之色。

李秋捡起徐鹫的落在地上的那把峨眉刺法器和储物袋,走过来对这三人说道:“咱们这就离开,此地距离鬼城太近,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好地方,等咱们去到安全之地,再叙话不迟。”

小小等人自然没有异议。

李秋便取出虚天梭,载着几人往东南方向,也就是神霄宗所在的方向疾速飞行起来。

青青此时感觉到了有些不对,但是却怎么也说不上来。她本来想要对公子禀报,却看到公子一直阴沉着脸,也只好将此事放下,等到合适的机会再说。

就这样,四人一直飞行了七八日,到了一片山林的上空,李秋便落了下去。

李秋找到了一处山洞,率先走了进去,等到其余三人进去之后,他甚至用石头将洞口封了起来。

其实这里已经进入神霄宗的势力范围,因此对于李秋此时表现出的过于谨慎,小小与风奿儿都有些不解。

却不料李秋一改往日里的阴沉模样,脸上浮现一副诡异的笑容,“嘿嘿”笑道:“可不敢再往前走了,等到了神霄宗,我就怕没机会了。在这里刚刚好,咱们在这山洞里坐地分赃!”

说着,便取出了五个储物袋来。

这是他被徐鹫等人围困后,从击杀的五人身上获得的。

风奿儿连忙拦住李秋道:“师兄且慢。在鬼城之中,师兄已经给我分了五百高阶灵石,数不尽的中品灵石,更是毫不吝啬的给了一颗清神一气丹,风奿儿只是在鬼城中略有微功,这才厚颜收下。那五人皆是师兄一人斩杀,与我并无一丝关系,风奿儿寸功未立,无功不受禄啊。”

小小则是毫无心理负担,根本不听风奿儿说什么“无功不受禄”,她走过去接过李秋手中的储物袋,将其中所有的物事全部倒了出来。

五个储物袋,五座小山!

即便风奿儿已经明确拒绝了李秋的好意,但是这一次,无论是灵石还是法器,还是其他灵符什么的,都比在鬼城机关里分赃时要多好几倍,因此她的眼神全是震惊之色,久久不能平息。

小小也大吃一惊,她知道筑基末期的修士珍藏的宝物肯定不少,但是没有想到会如此的多。

其中一个储物袋的高阶灵石竟然多达四五千枚,让李秋也吃了一惊。

李秋看了一眼,发现这些灵石是从那个会仙洞的修士的储物袋中倒出来的,不由暗自叹息一声,想不到会仙洞随便一个弟子,竟是如此的豪富。

当然,今后遇到的会仙洞弟子,他们的实力肯定也是不俗的。想到这里,李秋又不仅头疼起来。

徐鹫将那传音符激发了出去,不用过太久,会仙洞的人便会知道是李秋杀了他们的弟子,一定会派人过来寻仇。这也是李秋如此谨慎的原因。

他的打算很明确,在此地与小小他们分完赃后,便立刻分手告别。不然,自己可能会给两人惹来巨大的麻烦。

再加上其他四人的储物袋,高阶灵石竟然多达九千多枚,中阶灵石十数万枚。

小小看到风奿儿虽然吃惊,但是并没有流露出贪婪之色,便自作主张,将灵石分成三份,她与风奿儿每人三千枚高阶灵石,中品灵石五万枚。

果然,在修真界,要想富,杀人夺宝最快速。

这些灵石,就是到金丹境也是够用了罢,风奿儿不由地想到。

小小将这些灵石一股脑的将灵石全都收入囊中,也不管风奿儿,自顾自地在满地的法器堆中挑选起来。

这时,李秋想起了那枚峨眉刺法器好像还不错,是极品法器,只不过被他的红色鳞片摧毁了一柄,只剩下了一柄。于是便将这法器送到了小小的眼前。

谁知小小只是看了一眼,便挪开了眼睛,继续在法器堆里搜索起来。

李秋只得将峨眉刺收起来。

而风奿儿看着小小毫不客气地在法器堆里搜检,脸上颇为尴尬。这样子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做派,她实在是学不来。“无功不受禄”五个字在她的为人处世里根深蒂固。

不断地有法器飞了出来,有上品法器,更有极品法器,然而都不入小小的法眼。

而各种法诀、符咒则被小小直接无视,看都不看一眼。

而李秋只是一脸笑意,甚至是宠溺地看着小小在其中翻动,并无任何不耐。看在风奿儿的眼中,心中更是涌起了那股奇妙的感觉——有些美妙,又有些痛苦。

好奇怪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狂笑传来,仿佛是得了失心疯一般。

只见小小从法器堆中跑了回来,用胸前的衣襟兜着几枚石头,不过她只是瞥了李秋一眼,便将秋哥哥扔在一边,随即跑向了风奿儿。

小小打开衣襟,露出她兜着的五块石头。

很普通的石头,像是烧坏的琉璃,有的天青,有的紫红,有的湛蓝,但是都非常清澈,即便有各种颜色,却仍然如水一般。

风奿儿一手捂住了嘴巴,一手抚住胸口。她大口地喘息着,脸色潮红,似乎下一刻就要晕过去一般。

“风雷石……小小,你……我……这不可能……”

风奿儿终于说出一句,然而极为激动之下,不禁咳嗽起来。

小小颇为得意的点点头,

李秋则一脸的茫然,他根本不曾听说过这种石头。在他的脑海里,他其实只关注两种铁石,一种就是庚金,另外一种就是盘古神铁。

其他的,他根本就看不上,就更加不会关心了。

不过看到小小与风奿儿两人激动的样子,这风雷石一定是对两人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如果说刚才的大量灵石,风奿儿还能做到风轻云淡、坚辞不受的话。此刻的风雷石对风奿儿的吸引力不下于筑基境末期修士对于清神一气丹的渴望,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她看向风雷石的炽热眼神里,就可见一斑。

小小将五块风雷石放在地上。这些风雷石每块大约拳头大小,落到地上发出嘭嘭的声音,风奿儿听了,只觉得惊心动魄,看向小小的目光已经有了责怪之意。

小小将五块风雷石放好,她分给风奿儿三块,自己就只有两块,觉得有些吃亏,又从风奿儿那堆里拿回一块。这样子她自己就有三块了。可是风奿儿只有两块了,这样分的话,又显得自己没有义气。

无论怎么分,都会不均。小小有些犯难,不知怎么办了。

李秋走了过去,从多的一堆里,拿出一块风雷石,放到了自己的储物袋。

这下子,小小与风奿儿,每人都能分到两块风雷石。

分配问题圆满的解决了,小小高兴的蹦起来,挽着李秋的手臂亲热的称赞道:“秋哥哥就是聪明,太好了,这样子我跟奿儿姐姐一样多了。”

风奿儿跟前放着一堆灵石,还有两块风雷石,她可以做到不看灵石,但是无法做到面对风雷石的时候,仍然心静如水。

她此时,心脏“嘭嘭”跳的厉害。

李秋突然出声说道:“此事过后,我会回宗门清修,修身养性,等到几年后,境界稳固,心境平稳,我欲往风暴天雷海一行。不知两位师妹可有意与我随行。毕竟那里天雷不绝,想必有两位师妹随行,能够安全抵达那里的机会大些。”

风暴天雷海在南海,离神霄宗有两万里之遥,离清风阁也有一万五千里。

其中天雷如雨,万物不生,不知李秋为何会去那里。

风奿儿想着,在脑中幻化出了南海的大致样貌。

浊龙墟!

只要穿过风暴天雷海,便可以到达极南的浊龙墟。

浊龙墟离风暴天雷海大约五万里。

据传那里是神龙的坟墓,法宝、法诀、灵药层出不穷,甚至有绝品法宝出世。

不过上次绝品法器出世的消息已经是三千年之前了。

据此时太过久远,由于没有新的法宝出世,浊龙墟已经沉寂下来,少有人问津了。

几年之后,想必那时候自己已经将风雷石炼化,去风暴天雷海一趟,也不过反掌观纹。

于是风奿儿再也没有此前的矜持,袖子一扫,将风雷石与灵石统统收回储物袋中。

“师兄到时一定先到宗门里寻我,风奿儿愿意与师兄往南海一行。”风奿儿冲李秋行了一礼道。之所以说愿意到南海一行,而不说去风暴天雷海,就是她此时已经洞悉了李秋的想法,那就是浊龙墟。

无论是风暴天雷海,还是浊龙墟,都是传说之地,极为危险。自己的修为提高,肯定能为李秋南海一行有所助益,所以此事也算是互帮互助,因此风奿儿不再将“无功不受禄”挂在嘴边。

小小看到风奿儿将灵石、风雷石都收下了,小嘴呵呵呵不停地笑着,她此时异常开心兴奋。

李秋看到小小的样子,知道她已经非常满足,不再将脚下的其他物事放在眼里,便提议风奿儿也去搜检一番。

风奿儿此时收了灵石、风雷石,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因此拒绝道:

“师兄,此行风奿儿收获颇多,用机缘造化都无法尽表其意,再要其他,贪心势必沾染道心,因小失大矣。”

李秋点点头,知道让她收下灵石和风雷石,已经是风奿儿最大的努力了。便也不再强求,只是将很多上品中品法器,拢了一堆,仍推到风奿儿面前。

风奿儿拒绝之意甚坚,又要推辞。李秋说道:

“师妹心意我已尽知,但是师妹正在炼制天雷子的仿品,想来定然会耗损大量的法器,这些法器都是些中品上品的残品,我拿了也是无用,倒不如给师妹权作炼器时的材料,岂不两全其美。”

风奿儿看了一眼脚下的法器,发现果然都是些中品法器,一些上品的法器也都残缺,知道李秋所言不假,便不再推辞,全都收到储物袋中。

剩下的法器、法诀、灵石,李秋也不再分拣,一股脑都收到储物袋中。

李秋本来想送到这里就返回东君岛,怕给小小与风奿儿惹来麻烦,可是此时他才想起,斗法大会的时间快到了,神霄宗与清微阁的宗主很可能已然带着众弟子去到了灵宝宗,参加斗法大会去了。

于是他还是打算将两人送到神霄宗再走。到了神霄宗,自然会有神霄宗弟子护送小小回到清微阁。

休息了一晚,第二日,李秋便载着两人继续往神霄宗飞去。

不到三日的时间,便来到了神霄宗护山大阵这里。而到了此刻,就连李秋也感觉到了不对。

他算了算时间,从鬼城飞回的时间只有不到十日。可是他明明记得,当初去到俱兰沙漠的时候用了十四日。

自己的修为并没有显着增长,为何会出现如此大的不同?

左思右想,不知其所以然。

此时,看守阵法的弟子已然发现了风奿儿与小小,顿时又是一阵喧闹。

从这些炼气弟子口中,李秋得知宗主楼西月果然去了灵宝宗,而且带着元吹歌一起去的。他留下话来,如果风奿儿回到宗门,可以自行决定是去灵宝宗还是待在神霄宗里,当然小小也可以选择去灵宝宗还是回到清微阁,如果她觉得喜欢住在神霄宗,也可以住着,反正不用太长时间,宗主就会回来,到时自有元吹歌亲自护送她回阁。

既然楼西月已有安排,李秋便放下心来,跟小小与风奿儿告辞。

两人当然不让他走,风奿儿让他无论如何都要住到宗主回来,她也好尽尽地主之谊,毕竟她跟着李秋这一行,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李秋笑着拒绝道:“没有不散的筵席,我自出宗后,已有几个月之久,现下我急需回到宗门的洞府里,疗伤养神,待过得几年后,我准备妥当,自会来神霄宗与清微阁寻你们两人,风暴天雷海一行,我势在必得。”

风奿儿神情一肃,起手施礼道:“修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师兄道心坚定,实为我道门之福。既然师兄已有计较,奿儿便不强留。惟愿师兄道路通达,早证正果。”

小小却死活不让秋哥哥走,李秋被她缠得实在无奈,只好将她拉到一边,偷偷地将那快风雷石给了她,这才让小小放了手。

两人嘀嘀咕咕的样子实在可笑,李秋偷偷递给小小风雷石的动作当然也瞒不了风奿儿,而风奿儿只是觉得好笑,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看着李秋驭使飞行法器,飞离了神霄宗,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回到了宗中。此时已经有与翠琴小小相好的姊妹,看到了翠琴小小出去游历一番,就突破了初期,到达筑基中期修为,都惊为天人,于是宗内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与此同时,李秋与青青正在回东君岛的路上疾速飞驰。

青青趁此机会说出了一开始感觉到的不对。经过两人反复的飞、停,最后终于得出结论:李秋此时可以一日行八百里。

得到这个结果,李秋是有些惊讶的。他反复内视,确认自己的灵气、修为并没有太明显的增加和提高。

看来此事也只能回到东君岛再行探查了。

这一次,由于是从神霄宗出发,而且没有了独角龙羚的帮忙,李秋只能先向北飞行五千里,到达热海,再从热海向东,飞过狼马山,就可以到达弓月城附近,然后经过播仙镇,回到东君岛。

这一行至少也是两万里的路途。

路途遥远尚在其次。李秋经过鬼城一行,整体实力其实有减无增。

首先,庚金针不敢轻易动用了,因为此物依然通灵,到底服不服从李秋的命令,李秋其实是怀疑的。

其次,他体内的玄龟甲被徐鹫用三昧真火烧毁,无法召唤出来了。除非他重新祭炼。

再次,玄火剑与庚金针的冲撞中,也受了不少的暗伤,同样需要李秋好好温养一番才成。

还有,他跟徐鹫斗法的过程中,左肩被身外身抓住了好大一块皮肉,虽然此时已经长好,但是想要完全长出新肉看不出疤痕,没有一段时间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当时庚金针被夺,失去神识联系之际,他心神受创,这才是最严重的暗伤,没有一年半载的修养,根本不可能痊愈。

于是李秋在驭使虚天梭飞行的途中,毫不吝啬灵石,将其激发到最快速度,并且他手持妙璞剑,将神识放到最远的两千五百丈,频繁的搜索周围,以防遇到埋伏或其他麻烦。

还别说,还真的让其发现了不少明里暗里的危机,结果这些危机要么被李秋躲了过去,要么因为飞行法器不如李秋,只能望李秋而兴叹,根本追击不上,任由李秋越逃越远。

五千里的路途说近不近,说远却又转眼飞过。

这一日,李秋终于飞到了热海上空。

果然够热。

距离热海上方大概不到百丈,李秋便感觉到了热浪滚滚,一团团的白云就在距离海面三五十丈的空中悬浮着。远远看去,像到了幻境一般。

然而只是看了一眼,李秋便将虚天梭激发到千丈高的虚空中,继续闷头赶路。

就在李秋刚离开不久,一团巨大无比的云朵突然消失,露出下面一个巨大的蛇头象身的妖族来。它看了看李秋远去的身影,鼻中喷出两团白色的雾气,如同灯笼一样的巨大眼睛转了转,重新回到了水底。

狼马山,狼首马身的精怪,远远地看到李秋飞驰的身影,被惊地四散而逃,直到李秋如惊鸿般一掠而过,这才惊疑不定的停下了脚步,呆呆地望着天上。

………………………………………

风驰电掣。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李秋便回到了东君岛上。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刚进入护岛阵法之中,李秋便见到了五具尸体。

一末三中一初。

看来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尸体大部分都成了枯骨。攻击法器全部损坏,但是储物袋中的东西都在,看来都是死在了阵法之中。

李秋粗略的看了一下,凭借衣服上的标识,并没有发现有八大宗门中的人,这才长吁了一口气。

储物袋中也粗略扫了一眼,并没有让他眼神一亮的宝物,也就暂时扔给了青青。

此时他最需要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清修。

无论是肉体,还是心神,都疲累无比。

回到了自己的修炼石屋中,李秋取出清神一气丹,服食了一颗,开始打坐调息。

自他进入中期之后,他服食清神一气丹后,灵气便无法增长半分。这倒不是说清神一气丹失去了作用,而是因为那株奇木又开始捣乱了。

只要自己服用清神一气丹,丹药中蕴含的巨大灵力便会被奇木一丝不剩的全部吸走,不给李秋留下一丝一毫,让李秋又恼又没有办法。

李秋这次服用此丹,也是为了修复心神之用,提升灵气他已不作此想了。

果然,丹药入腹,灵气全被奇木吸走。

李秋并不恼怒,平心静气修复自己受创的心神。

……………………………

一年后,李秋从打坐中站起身来。

伸了伸腰肢,李秋觉得精神饱满,颇为舒爽。

原本以为只要半年就可以复原自己的心神,没想到竟然用了一年才恢复。当初被切断与庚金针联系所受的重创有多严重,有此可见一斑。

而在打坐恢复之前,他已经让九幽催熟了几株幽兰草,用来炼制清神一气丹。不过在重新炼制丹药之前,李秋还是想要试试如何用雪寒梨喂食自己炉鼎,看看到底怎样才能够提升炉鼎出丹的成功率。

……若喂食炉鼎,以三昧真火、南明离火、九幽神火烹之,可使筑基丹成丹率增加五成,金丹成丹率增加三成,结婴丹成单率增加一成,离神丹及以上无效。

李秋有些犯愁。这上面只说了“若喂食炉鼎”几个字,可是每次喂食几个、什么时间喂食、喂食多长时间等具体事情,一个字都没有提及。

他此时身上只有十余枚雪寒梨,若是全部喂给了炉鼎,却没有什么效果,岂不是冤枉?

然而,事到临头须放胆。

李秋取出了化有鼎,将一枚雪寒梨放了进去。

雪寒梨入鼎即化,变成一团雾气状的灵气,慢慢的浸入到了鼎中。

然而这是三枚真火,属于金丹境才有的神火,几个呼吸间,便将李秋的玄龟甲燃烧的片甲不留,并且顺着灵气的脉路,朝着李秋的丹田内烧了过去。

于是李秋体内的那团三昧真火、南明离火、火精赶紧出来抵挡,正好堪堪挡住了三昧真火的杀伐。

徐鹫眼看攻击受阻,并不气馁,眼睛一眯,一柄峨眉刺朝着李秋的丹田轰杀过去。

此时玄龟甲已被徐鹫的三昧真火烧毁,没有任何能够保护李秋的丹田。

峨眉刺狠狠地刺了过来。

“锵”地一声,像是击在了铁石之上。

徐鹫一愣,凝眼望去,只见一枚巴掌大的红色鳞片堪堪抵住了峨眉刺的攻击。

徐鹫不信邪地朝着红色鳞片“锵锵锵锵”地攻击了百八十下,最后峨眉刺断裂开来,却没有伤到李秋分毫。

而红色鳞片似乎也耗尽了灵气,布满了裂纹,在峨眉刺断裂之后,被李秋收了起来。

这时,抱着玄火剑的身外化身已经快要消失,眼看玄火剑就要脱出身外身的掌控。

徐鹫再次猛吸一口气,加大了三昧真火的攻势,差点就将三火成功逼退。

这时,身外身终于忍受不了玄火剑身上的五行灵力,被燃烧殆尽,溃散掉了。

李秋大喜,再次操控着玄火剑,运转全身所有的法力,朝着徐鹫狠狠的斩落下去。

“嘭”地一声。

一枚细小的物事瞬间便将玄火剑击飞出去。

李秋只感觉心神一阵剧痛,气血翻涌不休,差点呕吐出来。

庚金针,是庚金针。

只有庚金针才能将玄火剑逼退,而且还能震动李秋的神识。

“你竟然……炼化了庚金针,这么短的时间……”李秋望着脸上同样是惨白色的徐鹫,不可思议的说道。

果然徐鹫非常得意地哈哈大笑道:“的确如此,徐某在炼器一道,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天赋,刚才打斗的时候,我便稍微炼化了一下,时机刚刚好。李兄,不知你还能不能再受得住这庚金的全力一击。”

李秋已然好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斗法过了,同样大笑三声,道:“放马过来就是。”

庚金针再次飞起,落下。

李秋飞了起来,落到百丈开外。

徐鹫的面色则变得更加灰败,显然,刚刚炼化的庚金,让他操控起来极为耗费心血。

不过看到李秋被庚金斩飞,他还是极为开心。

看到李秋再次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他笑得更加开心了。

人生有如此一战,便是死了,又能如何。

“东君兄,这可是你的真名?”徐鹫有些依依不舍的的问道。

315中文网推荐阅读:次元论坛朕的妃子都是人才牧野铁血都市之王牌仙尊孤星刀客长生:从大周神朝开始家族修仙:从御兽开始崛起狂神进化方尘全集小说阅读免费超能全才诛仙我左眼有妖气这个修士很危险师父又被妖怪抓走啦从前有座灵剑山灵蛇之吻余一剑封天花妖秦时阴阳武夫僵尸道长:从拜师九叔开始妖孽,那里逃诛仙之焱出青云女将修仙之上神别挡道洪荒鸿蒙至尊重生空间之悠然田园星罗万象传全宇宙最强最牛最厉害杀生系统都市逍遥仙帝修仙从抽到超人体质开始我能召唤秦时高手符霸异世王爷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魔女逆天:双面帝尊靠边站六合八荒逍遥游九死封天洪荒:我是东王公仙武神煌巫墓春闺杀花朝锦官君莫知从一个储物袋开始无禁神话一剑风鸣邪风曲极道之天皇玄衣门开局就杀皇帝渊天尊我想要当咸鱼
315中文网搜藏榜:陈氏家族修仙录神仙的老婆不好当女大三千抱金山重生最强神魔赘婿我在聊斋签到许愿神级升级系统师父又逃学了彩云传奇万界最强老公心中有尊佛师尊别拿我逗猫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狐道之穿越笔记我的提升没有限制失忆恶魔在都市还仙记渡厄天帝是我笑傲诸天:从衡山开始一个人的道门穿越北宋,回现代遭遇打人事件武当综武:人在北凉,八岁创仙法重生之无极大帝一剑弈天下摸尸成道点击修仙app雪中剑客行武道神州侠不留行都市之王牌仙尊大洪荒纪影视:从神雕能穿到僵约万界直播带货:榜一大哥是嫦娥逃出扬州城的明教徒至尊神魔逍遥修仙小神农莽荒纪之长生之路凡人仙途综武,我大秦四皇子,镇压六合!狂神进化穿成极品恶婆婆,逃荒路上被团宠江湖封尘录西游之开局炖了九头虫女配仙行夜话江湖君临沧海龙腾录西游:弟子太嚣张,为师苟不住了星南纪元
315中文网最新小说:天下事不过一剑事风月刀外门绝世唐门高手我对皇位不感兴趣大秦,开局建运朝,平诸天万界武侠:从笑傲开始倒反天罡从少歌开始,忽悠整个综武界!侠锋战影这辈子我不想再做狗综武:开局被无崖子收为关门弟子人在综武,多子多福玄幻:再见乔峰武道世界:我有经验面板开局培养六剑奴笑傲苍封魔记人在综武:靠卖罐无敌了锦衣卫:开局佛道双修,横压当世常有新桃换旧幅综武从帮钟万仇照顾妻儿开始秋风北雁诀仙子哪里逃银枪白雪录我在武侠求长生这也是江湖?霸业王权绝对回归倒转时光:重生当变异人九天神诀之王公子戏江湖下山霍霍师姐们乱世宿命斩神戏神大人饶了我吧综武:长生万古,每天自动变强染尘鹤第一逍遥太平道传奇莲花楼之与君同逍遥综武:开局混入美女聊天群从笑傲开始,杀穿诸天秦时归途斩杀倭奴,使我武学通神追光剑影江湖录一剑九花挽剑愁眠风雪啸银枪千秋客天龙八部之星宿大师武侠之剑神传奇重生张三丰自带系统